銀行與「羊毛黨」的攻防戰,結局早已註定。信用卡要不要來一張?


Hyatt 凱悅買分促銷:購買積分享額外40%獎勵,積分房兌換成本低至$85.7每晚(2019-8-27前)

招行在前天發布了新一期高端信用卡禮遇的公告,「暖心升級」「全面出行」「創新升級」等詞彙撲面而來,頗有某魔都銀行的風采。 2018年4月,招行大刀闊斧地將積分兌換里程的權益縮水,除了引發一輪銷卡狂潮之外,還讓一些「執迷不悟」的DLB們身陷囹圄。

招行公告地址:

http://cc.cmbchina.com/Notice/20190417gg.htm

 先來看看公告吧

健康禮遇方面,無限卡、百夫長黑金/白金、經典白都有1次免費體檢,其中經典白按卡(附屬卡也有),也可以選擇新增的2次中醫問診禮遇(不知道是哪裡的老中醫?);鑽石卡不免費,需要7,000積分兌換;原有的洗牙權益,據招行客服答复依舊保留。

招行300精選酒店禮遇一向是個很不錯的權益,即便漲價了性價比還是OK的。之前我寫過一篇5折不到的MO悅榕莊,600的瑞吉800的四季,都別錯過了,酒店名單雖然會變動,但大量的文華東方長期在列,還是挺划算的;歸戶6次,不再區分境內外,算是升級吧。

航延險的變動是最大的,招行也未能改變日漸縮水的大趨勢,總體來說偏向削弱。 3小時以上500元+200元/小時,8小時直接賠4,000元的規定沒了,變成3-5小時定額賠600元,延誤6小時以上賠機票款,而且權益週期年內有上限,換言之,里程票超過6小時的延誤只能拿600元;航班備降/經停/返航後取消的才賠600元,其他類型的取消(比如天氣,大部分都是這種情況)賠100元;留學信用卡新增了該項權益。

目前百夫長的禮賓服務已切換至由美國運通原生的TLS團隊提供,總體來說方便了不少,至少很多美國運通的活動可以參加了,三季度上線新的在線平台也是提高便利性的舉措;鑽石卡的兒童機票可以在線預訂了,但如果大人是里程票,還是得打電話出票,此外,在兒童機票的出票也有限制,只能預定90天以內的票,

其實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權益招行沒繼續砍:信用卡积分兌換萬豪旅享家等酒店積分以及亞洲萬里通積分等航空里程的權益、比例和額度都沒動,對此只需一句話來形容, 「No news is good news」。這些虛擬資產恰好是「羊毛黨」關注的重點,所以才引發了一系列令人唏噓的「悲劇」。

銀行與「羊毛黨」的攻防戰

對於普通人來說,用信用卡积分來兌換保溫杯、棉拖鞋啥的已經覺得很划算了;在「羊毛黨」看來,航空里程和酒店積分是關注的重點;而對於「職業擼毛黨」而言,一切可以變現的虛擬物品和實物都要擼,但銀行並不甘於繼續做一隻「沉默的羔羊」。

▲ 截圖來源於中國裁判文書網

經營著「大飛工作室」的孫X飛,先是因為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被刑事拘留,後又牽扯出來詐騙罪,最後數罪併罰,被判處合併執行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他招聘的3名員工均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緩刑一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三千元。來看看孫X飛的犯罪事實。

▲ 截圖來源於中國裁判文書網

2017年底,招行開始大規模推廣「掌上生活」APP時曾經做過一個活動,邀請幾個人就可以獎勵幾千分,但對於被邀請人身份的驗核機制是很寬鬆的,孫X飛大概率利用了這個漏洞,購買了大量的身份信息註冊活動拿積分或獎品,兌換成可變現的物品牟利。變現後的物品在計算涉案金額時挺有意思。法院採納了辯護人提出的「被告人利用自己及親友的身份證號碼直接兌換的積分及物品,應於犯罪數額中扣除」的辯護意見,換言之,用自己的賬戶擼似乎不違法?但對於商城券的數額,法院則認定為犯罪數額。

第二百六十六條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為什麼是詐騙罪?這裡簡單解釋一下。達到詐騙罪既遂的標準大概有這麼五個方面​​:行為人以非法佔有為目的,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實施欺騙行為,使相對人產生錯誤認識並基於錯誤認識而處分財產,行為人或第三者因此取得財產,受騙者遭受財產損害。孫X飛採用虛構信息騙取積分或禮品的方式使招行遭受了損失,符合詐騙罪的構成要件。

第十四條詐騙數額6000元以上不滿10萬元的,應認定為數額較大;詐騙數額10萬元以上不滿50萬元的,應認定為數額巨大;詐騙數額50萬元以上的,應認定為數額特別巨大。

第十五條 構成詐騙罪的,可以根據下列不同情形在相應的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

(一)達到數額較大起點的,可以在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

(二)達到數額巨大起點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可以在三年至四年有期徒刑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

(三)達到數額特別巨大起點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可以在十年至十二年有期徒刑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依法應當判處無期徒刑的除外。

在量刑方面,每個地區的規定有所不同,這里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關於印發〈醉酒駕駛案件審判參考〉等八個審判參考的通知》(穗中法〔2017〕79號)作為參考,當然,例子中的案件發生在山東,量刑標準有所區別。孫X飛的犯罪數額在10萬以上,屬於「數額巨大」,三年以上十年以下都OK;根據《審判參考》第十六條,數額巨大以上每4萬加6個月到1年,量刑合理。

那沒有團伙的個人行為呢?

上面案例中,孫X飛組織了「工作室」,拿銀行給的積分變現進行牟利,涉及到營利行為,招行的損失似乎更好理解。如果沒有變賣,沒有團伙,只是個人行為,這樣的行為是否會觸犯刑法呢?

▲ 截圖來源於中國裁判文書網

2018年底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的一份判決顯示,冉X升利用虛構商戶身份(個人P*S機),使用多張招行信用卡產生了1,600多萬元虛假交易,騙取招行信用卡积分300餘萬分,用以兌換SPG積分及航司里程,兌換成本最低合計人民幣12萬餘元。最終法院認定,「被告人冉X升以非法佔有為目的,通過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式,以閉環式虛假交易,獲取大量銀行信用卡积分騙取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最終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

先不管他到底是自己用了還是賣掉了,反正在判決書上的事實是冉X升兌換了上述積分,造成了招行損失,至於後面他拿積分來幹嘛已經不重要了,反正已經足以構成犯罪了。這裡先拋開其他因素,我們來從積分成本的角度來考量一下導致招行損失的原因。

招行積分兌換SPG積分的比例是3000:2000,兌換亞洲萬里通積分的比例是1800:2000,兌換國航、南航等其他里程的比例是1500:2000,冉X昇在三持百夫長白金、銀聯鑽石卡和經典白金的情況下,三年期間最多可以兌換60萬SPG積分+15萬亞洲萬里通積分+60萬國航/南航里程+,合計消耗90萬+13.5萬+45萬分=148.5萬分,按照招行人民幣12萬餘元的成本估值,每萬招行分至少價值800元。

換言之,按兌換比例計算,招行採購SPG積分的成本大概是1,200元/萬分,採購亞洲萬里通積分的成本大概是720元/萬分,採購國航/南航里程的成本大概是600元/萬分,當然,這只是平均估算,實際上肯定會有偏差。計算這個成本有什麼意義呢?如果用戶獲取這些積分的手續費成本低於銀行採購成本則會造成銀行損失,請問:虧本的生意誰會做?

多了會被判刑,那少的呢?

有人會說,上面兩個團伙和個人的案例都十多萬的犯罪數額了,妥妥的「數額巨大」,如果數額沒這麼大是不是就沒事了?竇某的案例告訴你,並不是如你所想那樣。

▲ 截圖來源於中國裁判文書網

這份判決同樣來自於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被告人竇某的行為和上面的冉X升類似,判決書中並沒有顯示其虛假交易的交易額,但出現了「兌換成本最低合計人民幣1.4萬餘元」的字樣,按照剛才招行積分成本800元/萬分的計算方法倒推,合計兌換的積分大概就17.5萬分,22個月算下來,每月獲取的積分不超過8,000分,考慮到一些招行獲取積分的促銷活動,平均每個月刷卡量不會超過100,000元。最終竇某被判處被告人竇某犯詐騙罪,判處拘役五個月十日,並處罰金人民幣一千元。這個判決也是合理的,參考廣州中院的《審判參考》,詐騙罪認定「數額較大」的起刑點是6,000元。

 總而言之

在去年的文章中我就說過,發卡行和持卡人形成的是一種近似於「博弈」或是「對賭」的局面,當銀行的營銷成本足以支持發卡量並能掙錢時(刷卡手續費、分期手續費、年費等),銀行會傾向於維持現狀,但這種平衡被打破時,銀行只能開始砍權益。 DLB們套積分也是有成本的,銀行砍了權益,大量積分砸手裡換不出去,有的持卡人就不干了,選擇去「維權」,去硬槓招行,殊不知這種力量懸殊的對抗的結局早已註定,胳膊擰不過大腿是必然的結果,畢竟DLB們違規在先,虛假交易無論定性為套現還是套積分,總有一個原罪在等著你。

這篇3,000多字的長文其實就想告訴你,銀行調整信用卡權益是很正常的事情,囤積過量的積分意義不大,夠用就好,如果覺得不爽銷卡不用就是,你可以選擇的還有很多,沒必要為了這點小事情惹大麻煩。最後,規範用卡才是王道啊!

本文標題:《銀行與「羊毛黨」的攻防戰,結局早已註定。信用卡要不要來一張?》,本文鏈接:http://www.yunjialehotels.com/archives/3902.html